战“疫”日记丨一个“急躁”的新冠肺炎病人

时间:2020-02-27 14:53:53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记录时间:2020年2月25日

记录人:江门赴湖北支援医疗队队员 廖国宁

整理人:羊城晚报记者 陈卓栋

今晚(25日)要上夜班,打算好好睡一会补充精神,可辗转反侧就是毫无睡意,每当闭上眼睛,脑海里总是浮现一张脸孔。是她,377床病人。

值班中的廖国宁医生 受访者供图

她叫向亭(化名),是我负责管理的C区病人,因为感染了新冠肺炎住进方舱医院。记得上第二个夜班,当处理完所有医嘱和解答完所有的病情咨询后我才发现,她站在我面前久久不肯离开。我记得刚才已经给她讲过她的核酸检查还没有出结果。

“您好,请问还有其他问题吗?”我问向亭。她略显焦急地问:“医生,为什么我的核酸检测还没有结果?”“再等一下吧,也许明天就有。”我回答道。向亭依然不依不饶,要求我再去找找。“好吧,我再去找找,看有没有你的结果”,我一边答应着,一边去其他办公区给她找结果,但始终没有找到。

一路跟着我寻找的向亭这时急得流出眼泪,哽咽地说:“医生,是不是没有结果就代表核酸检测是阳性,就代表我不能出院啊?”看到向亭在我面前哭泣,我连忙安慰她:“不是这样的,无论阳性阴性,有结果名单上就会有名字,不能自己吓自己啊。”向亭失望地回到了床位,我也总算舒了口气。

可过没多久,一名护士急匆匆地跑来跟我说,必须给377床重新申请做核酸检测,要不然就跟她没完没了。听完护士的反映,我觉得很奇怪,病人紧张自己的身体恢复状况是最平常不过,可病区里160个病人,没有一个病人会像向亭那样急躁。

过了两天去上班,交班医生跟我交代,必须给377床尽快预约复查胸部CT,因为她要赶着出院。又是这个向亭,我想,难道年轻人会更急躁?

又过了两天,我去C1区查房,看到向亭坐在病床上专心地研究魔方。“向亭,怎么了,不着急出院啦?”我隔着口罩笑着对她打趣道。她抬起头,微笑着对我说:“不着急,不着急,我会安心地住在方舱医院,因为我的重症朋友已经有康复病人给她捐血浆,不需要我的血浆啦……”

原来,向亭是为了给她的重症新冠肺炎朋友捐自己的血浆才急着出院。原来,我们眼中的“急躁”,正是她和朋友的自救与互救。

能用众力,则无敌于天下矣;能用众智,则无畏于圣人矣。相信众志成城,必破疫魔!

编辑:束孟卿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